贵阳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跑步

终于又再到中原

发布时间:2020年03月31日    点击:[0]人次

        从狄戎岛国跋涉多日,终于又再到中原。舟行画中,菱歌江上,看着熟悉却早已不再容故国江山,心中竟也泛不起波澜。

        洛兄,此番来中原,可还想再回去? 身旁的顾月低眸对我轻笑。

        顾兄说笑了,狄戎已是为弟再生之国,岂有不回之理? 我立于船头,看着夕阳尽数落入如画的风景中,轻轻笑答。

        你可不能食言。 顾月负手而立,目光望向远处被晚霞映红的江面。

        我笑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一艘极为堂皇富丽的大船顶着绚烂的晚霞、逆着翻腾的菱歌江水,渐渐在眼前放大,舞动的旗帜上高悬 贺兰 二字。这是,菱江楼船!

        洛兄,贺兰城主请上去呢! 一旁的顾月朗声提醒了句。我回神,才发现那艘大船已至眼前,舷梯已搭伸到我们乘的小舟上。

        你骗我? 我才反应过来,怒瞪向顾月。

        这不怕你不肯吗,才瞒着你。不过,来都来了,洛神医,病总要给人瞧吧? 顾月冲我眨眨眼,一副央求又料我必定中招的样子。我瞪了他一眼,查了查的穿着并无不妥之处,方缓步登梯。顾月像个麻雀一样在我身旁叽叽喳喳,解释个没完。迈向最后一阶时,我自觉退行于顾月身后。

        顾月王子,久违了! 楼船顶上,一男子冷冷看着我们,锦色玄衣混着菱江一拍拍汹涌浪潮胡乱舞在风中,眉眼冷峻如常。他,还是样子。

        贺兰城主,小王有礼!

        想必,这位便是名满狄戎的洛神医了? 男子看向我,眸中闪动着陌生。

        城主过誉。洛无心,见过贺兰城主! 我拱手,平静对道。

        无心? 他嘴角泛起一丝嘲讽。

        我说澈兄,你的待客之道,便是让我们在此吹风? 顾月不耐烦地讽道。

        来人,好好招待顾月王子! 贺兰澈脸色黑了一下,扫了我们一眼,转身,声音一如既往的冷, 洛公子,随我来。 我不动声色地跟上他,心中冷笑:贺兰澈,洛君妍这个人,你果真忘得一干二净!

       至一间陈设雅致的阁楼中,贺兰澈负手站定,看着远天涛涛浪涌,良久沉默。 

我盯着这个久违的背影,当年那一幕再次涌上心头 五年前,师父身亡的那一晚,他在夺魂峰顶,也是这样如山般冷峻的矗立在我面前,冷冷将我逼下悬崖......

        怎么不说话?与我,无话可说? 他忽然转身,冷冷看着我。

        在下不知要跟城主说......对了,顾月王子要在下来中原,是为尊夫人瞧病的,敢问城主,夫人呢? 我回神,漠然问了句。五年不见,他自然有了夫人。

        在连云城!

什么?我怒极,心中暗恨顾月的自作主张,克制了好一会儿,方平静下来: 在下曾有誓言,终生不踏进连云城一步,夫病,还请城主另请高明。 言讫,我转身向外走去。

        洛君妍! 闻言,我不由顿住 这一声带着傲与熟悉的怒声如同惊雷在我耳边炸开,亦将我勉强尘封的堡垒震碎的不留余地。多年前,在夺魂峰,我不愿练剑,总是藏起来。在正得意之时,身后,总会有一个冷冷的声音,叫着我的名字,挑衅十足,而后,我们刀剑相向,闹成一团。可后来......心中哀叹了一声,终于回头,闷头挑帘而出,不想却撞进迎面赶来的某人怀中。

        洛兄,怎么了?脸色这样难看。 顾月将我扶稳。

        你干的好事! 我推开他,没好气一句,快步走开。

        哎!你 我们回不去啦!船已经开了。贺兰澈骗了我,他的夫人根本不在船上! 我站住,看到云雾讯移。 你别生气了。是我一时大意,竟被贺兰澈这家伙给算计了! 顾月一副生气的模样, 你放心,就算到了连云城,我也会保护你! 顾月走近我,将手搭在我的肩上,眼神忽然坚定。我看着他,忽然有些感动。顾月王子,狄戎王独子,虽为戎人,却容貌俊美,仪表不俗。他本是狄戎未来的希望,只可惜这些年一直伴在我身边,耽搁了前程。五年来,我遍游狄戎行医救人,他处处护我周全。我一直不肯以女装示人,倒连累他被狄戎王禁进王宫三年。这些年,要不是他,我恐怕 再说,你何必生那么大的气。这菱江楼船,号称水上霸主,我好不容易来一趟,自然是要好好观赏一番的,也算占你的光。 我忍不住笑了。

        顾月王子,外面风大,你我许久未见,还是里间说话的好。 贺兰澈不知何时出来,不动声色的将顾月搭在我肩上的手打掉。

        顾月一见贺兰澈便怒道: 贺兰澈,你竟敢欺骗本王!当初说好在船上医治夫人,你却出尔反尔。你当洛兄是什么人?

        到了连云城,她是什么人,还是什么人! 贺兰澈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转身,齿间蹦出几个字, 顾月王子,请! 这声 请 不要说别无诚意,更透出一股胁迫的气息。

        顾月气哼哼道: 那洛兄呢?

        就不劳王子操心了,这里,她比你熟悉!

        你 顾月被贺兰澈噎得说不出话来。

        我心中大惊。 到了连云城,就当是回家。 贺兰澈朝我微微侧首,语气隐隐透着些柔和,而后,阔步向前,毫无恋意。

        贺兰澈的身影渐渐模糊,劲风带着涛浪的气味,夹杂着微冷的雨将我衣襟吹舞在空中,任我思绪凌乱。

                  天涯海角忆前生,相顾无言无相思

         连云城终于到了。

         立在险峭入云、朦胧于烟雨连云城下,一时感到百感交集。

         多年前,我还是一个懵懂孩童。国覆亡了,在一群死士的舍命护送下,我辗转来到了连云城。烟波渺茫的连云城,在天下人眼中,是一个不受王权控制的神秘存在。代代城主驾楼船、凌太虚,执掌水上生死大权。蒙师父疼爱,我得以在连云城容身。师父是连云城圣女,她教我武功,更将一身医术尽数传授。在连云城,我认识了连云城少主贺兰澈,那个生来集冷傲与天赋一身的人。望着依旧险峻的连云城,我忽然想到:当年师父没有意外身亡,或许,我们彼此还能一直对峙下去,彼此还能一直傲下去。

          哎吆神医,我说你怎么 顾月才同贺兰澈饮酒罢,下了大船,此时已有七八分醉意。见我被雨淋得有些狼狈,一时夺步向我走来,却被几个连云城弟子架住,又抬又哄地送进了城。

        贺兰澈亦带着几分醉意,踉跄至我身边。我拧眉,他以前,从未这般过。还未及我回神,他整个人忽倚在我身上。我怒而挣扎,却被他禁锢住。不顾众人在场,他伏在我耳边,酒气夹杂着幽兰的清雅打在脸上: 我倒想看看,你能撑到什么! 我僵住, 服侍洛公子沐浴! 他猛然将我松开,冷冷撂下一句,飞身向城深处。

        连云城,一切还若从前:奇峰耸翠,紫烟常凝。

        浴池中,我不安的攥着浮在水面的花卉,脑中一遍遍回放着今日的一幕幕。那个人的气息今日离我如此之近,明明恨他入骨,可今日,他如此轻薄,我却忘记去恨他 。那么,我还在奢望什么吗?随即又冷笑开来:对一个当年不分青红皂白就将我逼下悬崖的人,还能奢望什么?池水早已冰凉,我伸手,帐帘之外的侍女递上锦衣。看着手中的衣服,有些惊讶 竟然是女装!随即了然,他已经认出我来了,或者说,他一开始就在将计就计!看来,伪装下去是没有必要了。

        多年不著女儿装,抚着身上的雪色锦衣,倒有种久违的感觉。抬头看了看庭院上空的云雾,我问身旁的侍女: 老城主呢? 按道理,连云城历代城主在弥留之际才会传位给继承人,五年前离开时,贺兰澈的正值不惑之年,怎么就......

        老城主在五年前就过世了。

        过世?

        嗯!五年前,城主过世的那段可乱了,四大舵主要夺少主的权,连夫人都受伤了。 另一侍女抢着说, 听说城主是殉情......

        住嘴!不要命啦! 遭到训斥,那名侍女吓得吐了吐舌。

         贺兰澈的父亲过世了,四大舵主造反了,看来这些年,错过的好戏不少!

遣散侍女,我缓步行至从前常来的水亭。望着远处云遮雾障的夺魂峰,我忽然想笑:最不想来的地方,终究还是来了。

        洛君妍! 身后一个声音冷冷响起。

         我回头,对上那人深不见底的眼眸,轻轻颔首: 师兄。

          师兄?难得你还记得! 贺兰澈抬起我的下颌,冷冷讽道。

          洛君妍能有今日,多亏师兄。 大恩大德 ,没齿不忘! 我冷冷躲开贺兰澈忽然僵硬的手,平静一句。如今,面对这个曾亲手毁了我的人,我应该平静了,哪怕,只是表面上的平静。

        很好!你果真

        贺兰城主,有时间多陪陪夫人吧!何必跟一个 欺师灭祖 的叛逆在这里浪费时间! 我冷声打断他,转身就走。一阵天旋地转,他将我禁锢在亭旁的栏杆上。我怒而挣扎,却是徒劳。如今武功尽失,此时竟连反抗他的力气也没有。我束手无策,索性怒瞪向同样眸中喷火的贺兰澈。

        城主 亭外一个极度虚弱的声音响起。闻声,贺兰澈不自然的将我松开。我冷冷看向亭外,一衣衫单薄、姿容憔悴的美妇人正迎在风中愣愣看着我们。

        君妍公主! 那美妇人见我如见鬼一般,原本苍白的脸霎时惨白,一时站立不稳向后倒去。身边一阵风过,那美妇人稳稳躺在贺兰澈怀中。

        他怀中的那个人,是他的青梅竹马,他的结发之妻。

          不是说不要随便出来么?也不叫个人跟着! 贺兰澈看着怀中的人儿,满目温柔。

          城主今日回来,敏儿挂念。敏儿怕再见不到城主 那美人人说着,眼角竟渗出泪来。

        休要胡说!你会好起来的! 贺兰澈一脸心疼地轻声斥责。女子轻笑,在他怀中沉沉闭上双眼。

        看着贺兰澈怀中虚弱不堪的女子,我一时诧异:楚敏,她怎会成这个样子?

        不管你多么恨她,还请你能医好她! 贺兰澈将楚敏打横抱起,眉心紧蹙,直盯着我。

        贺兰澈的青梅竹马的确美极,如今病成了这番模样,实是惹人怜。只可惜,当年我的一身武功被废,却是拜此人所赐,对这个人,我不想同情。 我要是不呢? 我漠然看着他。

        猜得不错的话,顾月此时应在夺魂峰。我也不知,他会不会醉后失足掉下崖去。 贺兰澈眼睛微眯,语气满是威胁。

        你......我答应! 良久,我妥协了。贺兰澈,我竟不知,你还有如此卑鄙的一面!顾月,欠这个人的人情太多,我不想他有事。

                           孤云独去恨情浓,烟波笼处菱水凝

        一精致阁楼中,悬丝诊脉,我看着帐帘内那张痛苦得双眸紧闭的脸庞,心中冷笑:楚敏,他果真再乎你!为医好你,他竟遍寻天下良方、四方神医。如果,我这身医术也被你给废了,是不是,他这一辈子也记不得我呢?

        她如何? 贺兰澈双臂交叠在胸前,倚在门柱上。见我诊罢,缓声问了句。

        她的病由来已久。不过,也不是没有法子。先以冬苓、钱麻子为引,将她气息把住要紧。至于其它,须再观察几日。 我自顾说完,提笔写了药方,交给一旁服侍的小丫鬟。一切完毕,我猛然抬头,才发现贺兰澈正目光专注地盯着我,嘴角轻扬。我愣了一下,随即错开他的目光,面色有些发烫。他也似刚刚回神,不自然的站直身子。

          告辞! 经过他身边,我轻轻颔首,盈盈向外走去。

          你......一定要这样么? 贺兰澈的声音从身后响起,隐隐透着些无奈。

          以前君妍太不将师兄放在眼里,现在知错了。那月大哥,师兄......能放过他么? 我并不回头,轻轻问了句。

        月大哥?很好!洛君妍,你果然长进了!救不了敏儿,就等着给你的月大哥收尸吧! 贺兰澈在我身后突然咬牙切齿。我气急,不理他,快步向前走去 贺兰澈,你也病的不轻,如今竟这般喜怒无常起来。

        也许是迫切想要解救顾月,也许是迫切想要离开这里,这次救治楚敏,我使出了浑身解数。楚敏也争气的慢慢恢复了。我一天天放松,贺兰澈的脸,却一天比一天黑。

        见楚敏大好,我也不打算再去他们的居处。连云城最高处,凭栏看着晚霞将菱江映衬得美轮美奂,我终究有些落寞。贺兰澈,时至今日,真正日日与他相处,我竟不知该如何去恨他。心里的一段情,这么多年,终究是无法释怀。

          楚敏多谢公主救命之恩! 一女子声音在耳侧响起。我回头,看向来人。楚敏迎在风中,如从前般花容月貌,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自我来连云城,她一直唤我公主。我也不知她口口声声唤的 公主 是讽刺还是无心 国之不存,哪还有什么公主!

        贺兰夫人! 我冷冷回了句,看着滔滔江水,不再言语。

        夫人?在他心中,我哪里是什么夫人! 楚敏冷笑一声,眸中满是悲戚。我不解地看着她。

          你身子才好,怎可在这里吹风? 贺兰澈不知何时走近,将自己的披风与楚敏披上。楚敏看着他,嘴角勉强扯出一个笑容。

         江风袭来。看着亲密的两人,我才觉,冷直袭心中。 贺兰城主,能否容君妍祭拜祭拜师父? 我忍住难过,极平静冲贺兰澈道。

        你祭拜是假,急见顾月是真吧! 贺兰澈冷讽一声,死死盯住我。

        是又如何? 我平静以对。贺兰澈眸中怒意渐浓,刀削鬼刻的容颜浸在将落的夕阳中,任风将他一头墨发舞乱。

        城主,好久没有看过师父了,我们,一起去吧? 楚敏柔柔央求。毫无意外的,贺兰澈答应了。

         夺魂峰,是连云城世代圣女清修地,以高险奇峻得名。祭拜完毕,已是月上枝头的时候了。夺魂峰深处,我步入从前的居所,进门,还是让我惊讶了一下。本以为这里已经蛛网满布、破败不堪,没想到里面陈设素雅幽宁,与当日无二。闺房内室,上陈一女子立身月下的画像。画中女子,眉眼蹙处,足使满轮皎月失色。我有些意外 从前,我的房中,并无我的画像。

        君妍 顾月挑帘进来,我喜得忙将他抓住,看他的样子,应该没有遭多大的罪。顾月见了我忽愣了一下,随即笑道: 嗯!还是穿回女装耐看。等到狄戎,我带你见父王,看他还厌不厌我! 顾月说的眉飞色舞。

          等到狄戎,我还当我的洛无心。月大哥忘了,君妍发过的誓言了? 我松开他,淡淡一句。在狄戎,我发过誓,终生不嫁。狄戎是岛国,水上命脉握在连云城手中。两地多往来,我不肯著女装,就是不想让连云城的人认出我。

          君妍,你 我的心思 你果真不明白?

          她不需要明白! 贺兰澈破门而入,眸中怒气腾腾。顾月噎住,只怒瞪着这个不速之客。 你还不走? 贺兰澈毫不客气地下逐客令。顾月看了看我,又看向贺兰澈,气得说不出话来。

          月大哥,君妍无事!身在虎狼地,不可做无谓挣扎。 我劝着顾月,毫不理会贺兰澈冷如冰山的脸色。顾月玩味着我的话,突然冲贺兰澈邪笑了句: 虎狼 后拂袖而出。看着渐渐走远的顾月,我不住的嘴角上扬 这次,也算替他出气!

        虎狼是么? 贺兰澈忽将我死死摁在门上,还未等我反应过来,一个满含怒意的吻已将我的唇死死封住。我又惊又愤,死命挣扎。终于,他松开我,眸中怒意更盛: 再让我见到他在你房里,我保证,下一个坠下夺魂峰的,就是他!

          你敢! 我压着心的狂跳,恨恨对上一句。

          我的手段很卑劣是不是?我最终留不住你是不是?五年,我给你五年时间,还化解不了你的恨么? 他压抑的几声反问,令我错愕, 你当真就这么恨我?无心,你对我,真的没有心么? 我忽然愣住,呆呆看着他,发现他怒火中烧的眼神里,更多的却是求而不得的痛苦。心在那一瞬间,莫名的疼了。

        软榻之上,玉簪被他拔起,打着旋儿飞向门外,所过之处,罗账层层洒下。我躲过他愈来愈迷醉的眼神,偏头看向我们纠缠在一起的乌发,终于死死闭上了眼睛。月色如水般醉人,我却沉沦在那个人的梦里,万劫不复......

         清晨,看着枕边尚在美梦中的人,我起身,极留恋地抚着那个人的脸庞,泪水不受控制地滴在他的颊上。良久的注视后,我终于狠心抽身而走。昨晚,我给他下了 前尘绝 ,一时半会儿,他还醒不来。我终究是无法越过心中那道坎儿。我必须离开了。轻掩门而出,回到当初坠崖的地方,一时感慨:当初,贺兰澈逼我跃下悬崖,神情决绝而冷酷,可如今......

          君妍公主,再到这个地方,心中可还有怨恨? 楚敏不知何时在我身后。我回头,对上她有些幽怨的眸子,心中莫名一慌。 怎么,才度春宵,这么快就舍得走了? 我了然,她是来向我 算账 来了。 他终究是放不下你,五年前成亲时,他醉在我身边,却喊着你的名字。洛君妍,你说,我楚敏,是不是很可笑? 我不可置信地瞪大了双眼。楚敏似在说着一个与自己无关的,泪水却不断滴落: 我生在这连云城,打小与他相识。本以为长大后可以嫁给他,跟他一辈子。可后来,你来了,就将这一切都夺走了。师父宠着你,全连云城的人都捧着你,你不过一个亡了国的公主,凭什么要如此幸运?竟还要连他也一并夺走!你可知,有时看着你们争争吵吵,我多么希望我与他也能这样。你坠崖后,他变得很沉默,从来不曾来看我。我知道,他在怨恨我,恨我将你一身武功废去,可为师报仇,我又有什么错?

        你明知,我没有......

        当然不是你!师父是畏罪自杀,作为目击者,你难道不知?

         我心中大惊,那最难堪的一幕,也是我最不想提及的。五年前一个晚上,我找到一个古药方,兴冲冲去断魂峰岩洞里找师父,却发现师父正同一个男子抱在一起。我吓得捂住了嘴 师父,竟跟贺兰澈的父亲贺兰城主......那人走后,我颤悠悠从藏身之处走出来。师父见到我,脸色徒变。连云城圣女与人私通,这个罪名,可是不小。我竟不知,祸从那日始。第二天,就有人说师父昨晚被人杀了。凶手,莫名其妙成了我。我众叛亲离,在这个地方,贺兰澈眸眼冷到最深,逼我跳下去......

        这件事,你怎知?

        哼!要怪就怪你太蠢,见到那样的事,为何不躲? 我恍然明白,那日,她也在场, 你以为,他不知真相?母命难违,师父要杀你灭口,临终前逼他,他无法,只得照办。

        什么?师父竟是贺兰澈的生母!难怪他当日那般悲痛了。 贺兰城主见师父去了,也寻 了短见。说起来,他日子,也真是可怜,突然之间父母双亡,又要发丧,又要周旋于连云城的明争暗斗,又要费心稳固自己的地位,那么大的担子要挑,实是不易。那些日子,我一直陪着他,也仅仅换来个夫人的虚名而已。可他的夫人,却眼睁睁看着他多时在你的房里发呆......

         楚敏竭嘶底里,我亦不可抑制地流泪,为他这份情,更为没有在他最艰难的日子陪伴他。我果真是罪魁祸首,没想到那次无意撞见的一幕,竟让他父母皆亡。有些我一直以为是巧合的事,此时也豁然明朗起来: 你帮他夺位,诛杀四大舵主,因此受了重伤,所以,他娶你,答应照顾你一辈子,对不对?

        不错,我本以为用将死之躯,可换回他的半世真心,可他终究是没有。从你来的那一天,我便知道,我完了...... 楚敏哭得更加厉害。

          君妍,宇文澈他...... 顾月匆匆忙忙向我们走来。

          他无事。 我竭力平静了一下,转向顾月, 月大哥,当年,是他托你照顾我的,对不对?

        你......你都知道了? 顾月眸中闪过一丝惊讶,半响又道, 当年连云城突遭变故,贺兰澈飞鸽传书给我,信中只说了 夺魂峰下、速来 几字。我见他说得紧急,忙赶到崖下。然后,就 捡到 了你。 顾月搔了搔头。

顾月的话,我已经听不进去,现在,脑海中都是他沉睡时的样子。

        其实要你在狄戎五年,还有我的意思......贺兰夫人,你说你要是好好的,我们还会在这儿吗? 顾月忽然气呼呼地冲着楚敏。

         楚敏抹了把泪,想说什么又说不出,终于拂袖而走。

          等等......他中了 前尘绝 ,从此以后,他不会再记得我...... 我蒙住脸,再也控制不住地抽泣。我以为,昨晚,不过他一时兴起。我怕醒后蒙受他的羞辱,怕他更加厌恶我。

          什么! 楚敏、顾月不可置信地齐声道。那个古药方,配得就是 前尘绝 。 前尘绝 是种令人忘记最不想忘记的人与事的毒药,配法已失传多年。自从配出来,我一直给自己留着,没想到,最终却用在了他身上。此毒,无药可解......

        楼船,向着狄戎方向如箭般行驶,菱江两岸,万山须臾。狄戎到了。岸边,贺兰澈一脸陌生地扫了我一眼,拱手道: 多谢顾月王子、洛公子救得家眷一命,蒙不弃,日后有用得着在下的地方,在下义不容辞! 说完,他挽着楚敏的手,一步步向舷梯攀去。

       他果真不再记得我。

       望着楼船远去的方向,我哀叹了声: 宇文澈,永别!

       多年以后,我仍是那个遍游狄戎的医者,只是身边不再有顾月。顾月继承了王位,与连云城的关系愈加密切。当然,他也有了王妃。

        行走于狄戎岛国,我的身边,多了一幅画,画上,是个美人。有人见过这幅画,说是洛神医的心上人。我只能苦笑 它,是我的心上人所作。

 

 

宝宝积食一吃就吐怎么办河源治疗癫痫病医院承德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瘦身产品销量排行榜
三岁小孩脾虚如何调理
什么食物养精生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