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赛车

通过长安城东市一个马车撞死儿童的事件的起搭配

发布时间:2020年05月21日    点击:[2]人次

摘要:通过长安城东市一个马车撞死儿童的事件的起因展开情节,通过阿邵家属的三次官司和所得到的荒谬判决,以及最后不得不无奈妥协的结果。 一、东市宽街
长安城东市拓宽了道路,一如既往是有两种说法:对上级官员的说法,是为了让外商的货物车辆更加便利;而对老百姓的说法,便是考虑到东市车辆太多,拓宽道路,可以增加老百姓平日行路的安全性。
这样一说,上级官员爽快拨款资助,下属百姓欢欣鼓舞。
东市街道比起之前足足宽了快一倍,这拓宽的路面倒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多是取自临街住户原本放置杂物或石狮子的台阶。也因如此,似乎是怕百姓生疑,东市的官老爷还专门在街道的两侧用石灰粉划分出了各两尺左右的小道,并颁布新政,此乃百姓步行道。
顾名思义,此道为百姓步行专用道,禁止任何车辆马匹借道占道。
这“百姓步行道”可谓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典范,故而引得各地方官府的学习和借鉴。
东市宽街事情过去一年,无论是官府和百姓,都对这条街道失去了新鲜感,换而言之,就是失去了敬意。
逐渐地,“百姓步行道”上被临街的百姓放上了各自的杂物,当地官府整顿过几次以后,索性也放弃了管理,因为他们发现,比老百姓堆积自家杂物更严重的是各类马车的停靠。
商户或者大户人家的自驾马车都好说。关键还有一些官员、驿站、镖局的马车停靠在“百姓步行道”上,想要一视同仁的管理整顿,麻烦至极。
再渐渐又过了几年,所有人都已经忘记了“百姓步行道”这一说。

二、意外事故
这年冬天,长安城下了好大的雪。孩子们往往都是爱雪的,除了在院子里堆雪人,在学堂中打雪仗之外。当然还有一些孩子凭借自家长辈的手艺,溜起了雪橇。
这一溜,还就真的闹出了一个大案子来。
这日上午,东市包子铺家的孩子阿邵坐着由自家两条狼狗拉着的雪橇上街游玩,被一驾疾驰而来的马车正面撞上。马蹄和左车轮在这个名叫阿邵的孩子脑袋上各来了一下,成年人都经不住这样两下子,更别说是一个七岁大的孩子。
阿邵当场一命呜呼。
“要不就算了吧,那位公子毕竟也认赔。”包子铺邵掌柜这般说道:“一百两白银也不少了。”
“我怎么嫁给你这个没用的人呦,百两银子就换儿子的命呦!”与邵掌柜的懦弱不同,他的婆娘孙四姐是要厉害得多。说到底,孙四姐是永盛当铺掌柜的女儿,嫁到包子铺算是委曲求全下嫁,自然盛气凌人一些。
包子铺邵掌柜一听自己婆娘这么说,自然也是动了怒。他是阿邵的亲爹,怎么可能希望阿邵出了这样的事。再说了,他最受不了就是被人骂作“没用”。
一生气,便是素日里怯懦的语气也会有变化。只听邵掌柜冷哼一声,撒气似的把擀面杖朝案板上一丢,放下手中活计,回过头看着妻子。瓮声瓮气道:“那你说,该怎么办?”
“呦,学会摔东西了。摔东西给谁看呢?还以为能说出什么话,结果憋了半天还不是一个屁。”孙四姐因为失去儿子而发红的双眼,恨铁不成钢地瞪着邵掌柜,阴阳怪气地调侃。
“那你说,该怎么办?”邵掌柜的气势弱了几分,问出了同样的话。

三、第一场官司
孙四姐杏目一瞪:“怎么办?当然是告官了。”
看着邵掌柜眼中露出惊讶和不解的神情,还不等邵掌柜开口,孙四姐便道:“知道你要问什么,你中国物品编码中心、中国自动识别技术协会主办的国际自动识别技识别术展览会(SCANCHINA)可别忘了,我有个外甥在衙门里当捕快。”
听到孙四姐的话,邵掌柜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捕快虽然赚得不多,也没什么地位,但终究比起普通老百姓来,有更多的门路。
靠着孙四姐的这个门路,孙四姐和邵掌柜如愿以偿的以“苦主”的身份在两日后跪在了公堂之上。
然而,一个小小捕快所拥有的门路,也就仅仅如此而已了。
反倒是作为“嫌犯”的赵公子,能量似乎是更大些。有讼师出谋划策,三言两语就将官老爷说得是晕头转向。
最终,知府老爷一拍惊堂木,判道:“因阿邵并未在百姓步行道上,而赵公子所驾马车属正常行驶,本官判赵公子无罪。”
“大老爷!”孙四姐一听这样的判词,惊呼一声,厉声道:“百姓步行道早已被各种车辆杂物所占,小儿才会在车行道上游玩啊!”
知府老爷眼睛一眯,旋即笑道:“那你该告占道之人,而不是赵公子。”
“大老爷!”
“大胆刁妇竟然质疑本官,扰乱公堂,来人啊,杖责二十。即刻退堂!”
“威武……”
孙四姐和邵掌柜回到家中,倒是沉默了几天。
这种沉默倒不是因为儿子死了、官司输了的情绪导致。而是孙四姐在想事情,邵掌柜猜她想什么事情的沉默。
终于,又过三天,孙四姐终于是主动开口,打破沉静。
“不对!”
“哪里不对?”邵掌柜在第一时间便是转身问。
“我们是去告人的,怎么我反倒被打了?”孙四姐心有余悸地在自己的臀部摸了摸,似乎还是有些隐隐作痛。
邵掌柜咧嘴一笑:“大老爷说得没错啊,这事的确是我们阿邵过错,人家在路上驾马车,也没有逆行……”
邵掌柜的话说到这里,便是没有再继续往下说了,因为他看到了自己婆娘那冷若冰霜的神情。
“什么阿邵的过错,你懂什么叫死者为大吗?!阿邵是不是你的儿子,怎么他出事,你一点都不伤心啊?你是不是男人啊?”孙四姐立即不满地吼叫了起来,提问犹如点燃的鞭炮一般,一个接一个向邵掌柜耳边炸来。
邵掌柜趁着自己婆娘的情绪还未真正爆发,连忙将双手举过头顶,求饶道:“哪能是阿邵的错,是我的错,是我的错。”
“瞅你这点出息。”兴许是早习惯了邵掌柜这番软弱的性子,孙四姐也懒得责备了。
这种商业模式邵掌柜却是难得见婆娘那么轻易放过自己,有些难以置信地再度开口:“那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呢?”
“怎么办?”孙四姐起身,走到书案前,拿起纸笔:“再写封诉状,继续并对东方寄予厚望告。”
“可是,那个赵公子……”邵掌柜本想说那个赵公子没有过错,但被孙四姐一个眼神硬生生地将这句话给“拦腰斩断”。但话不好说,意思必须表达清楚,于是邵掌柜的小眼珠在眼眶中转了两圈,换了一种说法:“那个赵公子,明显被大老爷保护周到着呢。”
孙四姐闻言,冷哼一声,收回目光。一边继续提笔写诉状,一面冷声道:“那就不告他了,大老爷让我们告谁,我们便告谁。”

四、第二场官司
于是,孙四姐这个衙门里的外甥门路又再次发挥了作用,三日后,他们再次以“苦主”的身份击鼓鸣冤。
状告对象,是停在事故地点“百姓步行道”的车夫。
有了上次败诉的经历,孙四姐这次找外甥打听了一下这个车夫。比起之前的赵公子,车夫并没有什么背景,只能算是一个杂役。
果然,这个车夫并没有请讼师,想来是请不起吧。
这一次的官司也没有上次的时间长,但令孙四姐没有想到的是,那车夫最后却用一句话,便轻易地洗脱了自己的责任:“大人,小的冤枉,吏部雇小人接送科考学生,却从未给小的安排合适的停车之位。东市街宽,方便停车已是大家都默认的事情,若因这事便治小人的罪,小人是不服气的。若说起来,倒是小人的东家吏部没有将事情想周全,才会引来此事。”
知府老爷一听,不得了,怎么连吏部都扯上了,自己一个地方官员,怎能惹得起吏部那些大员们?
那这案子该如何判?
若说是判车夫无罪,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虽说案子结果只在自己一念之间,但终究自己这种芝麻官,又在这种地方,万不可失去地方民心。否则便是污点,很容易被有心之人扩大。
但若判车夫有罪……这个车夫虽然只是一个杂役,但毕竟再怎么说也是任职于吏部,自己这样判,不等于是打吏部的脸吗?
官老爷看看孙四姐,又看看车夫,一时间拿不定主意。
师爷似是猜出了官老爷的苦恼,轻捻一下胡须,便是躬下身子,在官老爷耳边道:“大人,不偏不倚是为中。”
官老爷眼前一亮:“师爷,你的意思?”
师爷笑了笑,压低声音,在官老爷耳边不知又说了一些什么。
官老爷眼睛愈来愈亮,听到最后猛地一拍手:“好,就照你说的办。”
说罢,官老爷一拍惊堂木:“你二人听判,车夫陈进,违规停靠车辆占用百姓步行道,导致苦主阿邵不得不在马车道上玩耍,酿成惨事。”
官老爷说到这里,眼帘微眯看向那车夫,见那车夫低下头去,浑身紧张得发抖,便是满意地笑了笑,话风猛地一转:“鉴于陈进供词所言,吏部并未给公车安排合适停车之处,陈进在步行道停车亦是无奈之举。故而本官判陈进赔给邵白银一百两。你二人可有异议?”
最后这句“你二人可有异议”,本来是审案的套话而已。官老爷便是没有多想,习惯性地问出。他倒是没想到,自己这“万全之策”,却让二人皆有异议。
“大人,小人不服!”车夫喊道,他觉得此事他毫无过错。再说,他一个杂役,一年也就能赚个三四两银子,补贴家用以后就存不了几个了,倾家荡产也不可能有一百两银子啊。
还不等官老爷问明缘由,孙四姐便是也大呼一声:“青天大老爷,我家阿邵死得好冤枉啊,您要为我们做主啊!”
说罢便匍匐在地上,呜呜地哭了起来,模样好不凄惨。
孙四姐当然不服气了,之前赵公子一口价赔偿一百两,她没有要。现在让这个杂役赔的还是一百两,看那杂役也是一时间赔不出来的样子,那自己打这两场官司又是图什么呢?
见两人皆不同意自己的英明判决,不识抬举地呜哇乱叫。官老爷只觉两人十分呱噪,不由得勃然大怒:“两个好不识抬举的刁民,竟敢咆哮公堂。来人啊,拖下去,各打二十大板予以惩戒!退堂!”
“威武!”

五、车夫夜访
回到家中,孙四姐越想越气,自己可是苦主。怎么两次为儿子之死上诉,换来的都是自己被打板子。
“要我看,这事真的算了。”邵掌柜苦口婆心地劝道:“不然越判越遭。”
“我就是不服气,凭什么我们阿邵被撞死了,老天却要帮着别人。”孙四姐似乎也是因为接连两次的失败而泄了气,鼓着嘴委屈的模样,声音更是哽咽起来。
邵掌柜正欲起身走向前安慰自己的婆娘,便听到房门被“咚咚咚”地敲响起来。
“谁呀?”邵掌柜出声问道。
这么晚了,他想不到有谁在那么晚找自己。
“是我,陈进。”门外传来这样的声音。
“陈进。”邵掌柜有些疑惑地挠了挠头,他觉得这个名字很熟,但想不起来在哪里听到过。
门外之人大概猜到邵掌柜记不得自己,于是忙又补充说:“就是那个吏部负责接考生的车夫,我们白天在公堂里见过。”
一听是那车夫找上门来,邵掌柜顿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转过身来看向自己的婆娘。
孙四姐也是十分惊异,想了想,便起身来到门前,把门开了一条缝,一脸警惕地问:“你来做什么?”
“我自然是来跟二位聊聊案子的事儿。”车夫一脸讪笑地说道。
孙四姐一听,像是猜到什么一样,上下打量了车夫一眼,轻蔑冷笑:“怕是还不起一百两银子,跑我们这使哭穷的手段吧?别费心思了,一百两一个子儿都不能少,超期我会向衙门追讨你的利息。我们没什么好谈的!”
说着,便把门关上。
不过关上门以后,孙四姐刚刚往内屋方向走了两步。眼珠在红肿的眼眶中转了两圈,似像又有了什么想法一般,停步转身,压低脚步的声音。再次走到门前,附耳门上。
车夫险些被关上的门撞上鼻子,心有余悸地摸了摸鼻尖,有些气恼地继续对院内说道:“你如果只满足于一百两银子,那我明天就给你弄来!”
听到车夫这饱含深意的话,邵掌柜和孙四姐对视一眼,显然二人都没想到车夫会直接想到他们正为此郁闷的事情。
“不开门我真走了啊!”车夫在门外又说了一句。
孙四姐推开有些不知所措丈夫邵掌柜,拉开房门。但是却并没有让车夫进来,而是说道:“你想说什么?”
车夫笑了笑:“我想和二位联合一起,状告吏部郎中崔德海。”
俗话说“民不与官斗”,车夫语出惊人,着实是让邵掌柜有些腿软,口中也是不由倒抽一口凉气。
孙四姐更是杏目一瞪,就要再次关上房门。
车夫也是迫切,见好不容易叫开的房门又要被关上,连忙是伸出双手撑住了房门,道:“你这次再赶我我真走了。”
“走吧!”孙四姐没好气地说。
车夫急了:“你就不想为你儿子讨回公道?”
孙四姐沉默了。
邵掌柜见自己婆娘沉默,想着再这么拖下去也不是个事,便一脸警惕地问:“为什么要帮我们?”
孙四姐有些诧异地看了邵掌柜一眼,显然没有想到自己男人也有主动开口的时候,而且问的问题也是自己内心想问的,倒是平日里小瞧了他。
车夫见对方发问,内心一惊,语气诚恳道:“不是帮你们,而是我也需要出口恶气。”
“恩?你出什么恶气?”夫妇二人同时好奇地望向车夫。
车夫苦笑道:“我就是一个杂役,起早贪黑帮吏部拉人。每个月仅仅四五两银子的月钱,今天被告,不仅被判要给你们一百两银子的赔款,还白白挨了二十大板。吏部郎中,也就是我的东家崔德海是知道这事的,却是知道当不知道。我越想越不对,我任劳任怨,白挨板子白赔银两,凭什么啊!”

共 6291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阅读完整篇小说,这是一篇既令人心酸又感到无比讽刺的作品。长安城东市拓宽街道,划出了“百姓步行道”,这本应是值得让老百姓称颂的便民之举,谁知却出了意外。这年冬天,东市包子铺的邵掌柜家的七岁儿子阿邵在“百姓步行道”上溜雪撬,被一驾疾驰而来的马车撞倒并遭到车轮和马蹄的双重碾压和踩踏,当场身亡。邵掌柜和妻子孙四姐为了为阿邵讨回公道,于是多次状告官府,结果却次次都以败诉告终,不但官司败诉,孙四姐还挨了知府的两次板子。在“高人”一次次地指点中,他们一次次不停地变换状告对象,从赵公子、车夫、吏部、工部到大理寺,最终回到了状告长安城知府,知府连夜“造访”了三省六部主事官员的府宅。几经周折,这个官司以大理寺的审判结果为准,他们做出了“合情合理”地判决:长安城知府出资五十两白银了结此案,任何人不得再借此案生事,否则一律当成与大理寺作对,与朝廷作对,与国家作对,将以谋逆之罪诛灭九族!作者巧妙地把官场上那种相互推诿,相互踢皮球的丑恶嘴脸表现得淋漓尽致,小说结尾对大理寺“合情合理”的判决进行了适当留白,留给了读者无限的想像空间,这也正是这篇小说的闪光之处,细节处理成功,语言不拖沓作为执法的前提累赘。佳作力荐,期待更多精彩呈现看点。【编辑:诗情划意】【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8012708】
1 楼 文友: 2018-01-18 15: 6:51 欣赏作者的精彩小说,期待更多赐稿看点。但也请下次发稿前多多注意自纠文章中的错字,别字和标号的规范性。此次文中的错误我已帮你修改,下次须注意!谢谢! -我诗我心,写意人生!
回复1 楼 文友: 2018-01-18 15:47: 7 好的。谢谢诗情划意老师的费心编辑和按语,老师辛苦了。下次我会再仔细一点(我一般看别人的文章很容易找到错别字啊什么的,结果每次检查自己的文章的时候,看两三遍,错别字总跟捉迷藏一样就是瞧不到,让别人一眼就看到。太苦恼了)
2 楼 文友: 2018-01-18 15:50:22 主要是的,地,得有些用混了。遥握。 -我诗我心,写意人生!
 楼 文友: 2018-01-18 17:27:52 借古讽今,让人深思。遥祝冬安。 成绩属于过去,笔尖书写未来。
4 楼 文友: 2018-01-27 16:51:45 祝贺友友文获得精品,期待更多精彩纷呈。 成绩属于过去,笔尖书写未来。
回复4 楼 文友: 2018-01- 0 17:12:49 不好意思 刚才才看到 问好各位老师 谢谢编辑老师上海癫痫病医院地址
胃疼拉肚子喝四磨汤
服用方便的儿童止咳药哪个好
抚顺治疗白癜风方法
吉林白癜风医院
假性心肌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