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欧冠

顾小西因为是否跟何建国回农村过年吵架节能

发布时间:2020年10月19日    点击:[0]人次

《新情感笔记》资料图

《新结婚时代》里,顾小西因为是否跟何建国回农村过年吵架,顾小西说最理想的择偶条件应该是“父母双亡,有房有车”。这当然是气急败坏之后的黑色玩笑。可“教授女儿”是否一定应该跟“农民儿子”回家过年的分歧却实实在在存在。当然,分歧的主角也并不一定是“教授女儿”或者“农民儿子”这样戏剧性地具有鲜明的身份指向。每到年底里不是总有年轻的两口子因为到底回哪个家过年而闹气的吗?

在千头万绪的婚姻关系里,这小小的分歧只是点缀。两个人带着源自家庭、源自成长经历的鲜明个性,走进自己的婚姻生活,这些东西,很大程度上决定着两个人的行为规则、待人接物方式。两个不完全相同的人走在一起怎么可能没有磕磕绊绊,每个婚姻都有虫眼,这好比新鲜蔬菜上的虫眼。乐观的人说,好啊,这样的蔬菜才是无公害;悲观的人想,被虫子咬过的菜还怎么能吃啊?态度决定一切,婚姻的质量与寿命也无非如此。

“每个婚姻都有虫眼”,这个比喻有些残酷但很透彻。在冯雪梅的新书《新情感笔记》里,她说婚姻上的那些个虫眼,就像旧衣服上少了纽扣开了的线,你以怎样的态度去对待它,将决定婚姻这件曾经华丽鲜亮的衣袍的最终去留。婚姻之所以容易让人厌倦,就在于它太无所顾忌。大家都不再遮着掩着,也不在意对方的一颦一笑,一喜一忧。一切都成为习惯。这时候,你其实已经分不清楚,你到底是爱一个人,还是习惯一种生活。电视剧《好想好想谈恋爱》里那英说,男人要是舒服了,他连牙都不想刷。因为这个男人对你绝对信任绝对爱你,他以为在这里找到了归宿,所以完全卸下了伪装。可是在这种习惯里,依然会不时冒出细小的虫子,咬噬你的心。

[NextPage]

这年头关于情感、婚姻的专栏和书并不少,电台和电视节目里也充斥着关于情感和婚姻的节目,絮絮叨叨的,喋喋不休的嘉宾。可千差万别的婚姻状态,大大小小的婚姻虫眼,并不是一本万能的《圣经》就能破解的。还有什么比爱情更计较,比结婚更经济,比婚姻更复杂,比相处更困难?不能完全破解并不代表不应该去对情感或者婚姻有所体悟。有意思的是因为有太多的感动和激情,冯雪梅引用经济学的原理从若干角度体味情感与婚姻,比如她说“家是股份制的情感公司”,“从AA制开始到AA制结束”,“我们都想在爱情银行赢利”。在《新情感笔记》里,用经济学中的“契约”、“机会成本”、“支付成本”、“资源的合理配置”、“效益最大化”、“边际效用”、“投资者”、“抵押”等术语化解婚姻虫眼的例子比比皆是。这些婚姻里的经济学体悟读起来并不矫情,它平和、踏实而温暖。

值得一提的是,作者并非是专门的情感作家。写情感只是她的副业,她的主业是一家媒体的评论员。很难想象如果一个女人整天一本正经一脸严肃地坐而论道,她的个人形象,她的生活将会变得多么无趣。很庆幸冯雪梅还能写出这么机智和风趣的情感文字,更重要的是,这些文字里呈现出了她的生活智慧以及人生态度。

多数女性情感作者的文字里都会有类似的幽怨———“所有的女人都感觉比男人活得累,为什么呢?因为她们既要获得一份体面的工作,又要找到一个优秀的男人。而要找到一个优秀的男人,则又要辨别,又要俘获。大多数女人都不缺乏俘获男人的本领,可以说女人天生的一切爱好和特质———前者如美容、化妆,后者如害羞、撒娇等等,都是上天赋予她俘虏异性的武器。难就难在辨别什么样的男人是真正优秀、同时真正适合自己的男人,女人的一切幸与不幸全部来源于此。”

也许和作笑容就会清爽;人生有个缘分者做评论的职业有关,《新情感笔记》很客观,并没有把男人描述得多么多么不堪,或者女性有多么多么的弱势。这是一本写给女性的书,可她一点都不女权主义。

所以,最好由男人买了它,送给你爱的恋人或者太太。这话有点像广告了,就此打住。

《新情感笔记》 冯雪梅著 中央编译出版社

新结婚时代

(实习:项雷)

宝宝感冒流鼻涕
太极集团
儿童如何健脾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