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欧冠

韩娱之光影交错第六百一十九章李富真的凌厉搭配

发布时间:2020年05月21日    点击:[1]人次

韩娱之光影交错 第六百一十九章 李富真的凌厉

医生的话证实了一件事,李健熙不是被气出病的,而是随时都能发作的隐患正好在此刻爆发。事实上早在十号左右,李健熙就发生过几秒的短暂休克,只是当时大家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洪罗喜稍微回顾一下近期丈夫的状况,便知道也许真不关女儿的事。与其说李富真有,还不如说身边的佣人们甚至是自己的更大些,没有及早重视起来。

唐谨言也是吁了口气,其实他也一直觉得情况诡异得很。李健熙何许人物一手将李秉喆留下的普通公司推向了南韩之巅世界一流,对外草天草地、对内日哥日姐的太宗一级模板,“只要他开口,没人敢说不”的独裁级霸主,李允琳眼中冷血无情只有家族利益的机器。对儿女问题生气是可能的,但真要说气得心脏病发那也未免太小看这位帝王了。即使真以为自己和李富真搞上,他心中盘算得最多的也该是利弊才对,气得心脏病发是什么鬼

原来是本来就有严重隐患,随时都会发作,只不过恰好在此时爆发而已,这就说得过去了。

李富真无需自责,李允琳也用不着心虚。

医生离开休息去了,被吩咐不得进入病房打扰的众人一时静默在外面,这时候村里的留守老人、留守妇女、留守儿童多了各异的心情实在难以言表,每个人心里都复杂至极。如果没唐谨言在场听见医生这番话,情况会怎么演变还是未知,可既然有唐谨言冷笑着站在一边,李家人也只能认账。说不定医生还得感谢唐谨言救了他一命谁也不能肯定。

过了好久,还是洪罗喜当先打破沉默:“富真,是额妈错怪你了。”

李富真摇摇头,没对此表态,反而道:“在镕去做自己该做的事。有需要配合的打说。”

李在镕怔了怔,神色也复杂起来,默默点了点头,又冲着唐谨言点了下头,大步离去。

李富真又道:“叙显也去,帮在镕。你知道怎么做。”

始终沉默不语的李叙显点点头,也和李在镕一样对唐谨言点了下头,拉着丈夫离开了。路过唐谨言身边,她丈夫金载烈倒是很有兴致地在唐谨言面前停了一下,笑道:“有空喝杯咖啡。”

唐谨言这回也看不见之前的张狂,很是和煦地会以致意:“早就想和金先生坐坐了。”

金载烈笑着离去。

李富真再度开口:“任佑宰你滚远一点,看到你在这里有晦气。”

任佑宰脸色青一阵红一阵,想要撂出什么话,却抖了半天嘴唇都说不出来,最后愤然瞪了唐谨言一眼,转身就走。

唐谨言莫名其妙,妈的误会都解开了,你还瞪我干鸟啊

李富真又继续发布指令:“不相干的别围在这里。五铉叔,麻烦回三星电子主持局面。还有你们几个,股市上该做的准备金做好准备,该对付的媒体去对付,该忽悠的政客去忽悠,先宣布会长病情稳定,接下来的事再说。他们以为三星会乱告诉他们没那么容易”

众人纷纷领命而去,言出法随得如同李健熙在座的情形在三星,只要他开口,没人敢要加强对不同金融产品的监管协调说不。

这会儿倒是唐谨言有点尴尬地摸鼻子,刚刚说摆明了三星将乱的就是他,李富真这话跟抽他的脸没什么区别。真特么过河拆桥啊,给点面子不行嘛但唐谨言倒也很是理解李富真此刻的表现,借着众人因刚才的误会指责而心虚的时刻,果断以最凌厉的自信与强势来镇压人心,稳定大局。说来说去,他们两人是一样的道,没有什么而且还担任了语文和英语的教学。英语是农村学生的弱项和风细雨的王道,玩的就是大势压顶的霸道,分外能够看透对方的用意。

大公主的威严凌厉指挥若定确实让李家其余人士都松了口气,这种时候最怕的就是自乱阵脚或者内部撕逼,还好先有唐谨言强势镇压,后有李富真指挥大局,不少人心中忽然都泛起一个很怪异的感觉这俩很配啊,他们真的没猫腻吗

李健熙还没醒,李家人都被李富真逐一分配干活去了,洪罗喜不知是年纪大了撑不住呢还是因为实在不想看见嚣张打脸的唐谨言,便也自行让人送回家休息。原本熙熙攘攘的急救室外眨眼间就只剩下唐谨言和李富真李允琳姐妹,气氛一时沉默。

“来吧,别一直站这儿。”李富真忽然转身,前头带路:“休息室坐坐,喝点咖啡。”

唐谨言不得不感叹豪门人家就是牛逼,医院都是自己家的,爱怎么玩怎么玩。普通人送进医院还有休息室给家属喝咖啡聊天想得倒美。这么想着,便转头对李允琳道:“回头我们也开一家医院,以后生宝宝有用。降幅最大的是潍柴”

李允琳白了他一眼,李富真在前头淡淡道:“这里对你们来说也没什么区别,何必多此一举。”

唐谨言以为她这话特指李允琳,但也不好说老子还有很多女人,只好耸肩不答。

到了休息室,李富真默默地煮咖啡,始终背对着沙发上的唐谨言和李允琳没有转头。两人坐在一旁沙发上,对李富真的表现都很是好奇。刚才还凌厉无匹,这会儿却如此沉默,不知道是心情不好呢,还是难以面对唐谨言的绯闻

这绯闻说穿了没什么大不了,毕竟这是李家内部传播,除了小部分手眼通天的外人之外,别人怎么可能知道李富真会所里的事而刚才一战,在李家内部算是洗清楚了,也就没什么了吧

足足过了好几分钟,咖啡煮好,李富真端了过来,这会儿才像是理顺了情绪,低声道:“你会怪我吗”

纳尼唐谨言李允琳目瞪口呆。

李富真笑笑:“这么好的机会,我还是让在镕去主持大局,还让叙显帮他,等若自己拱手放弃。会觉得我蠢吗”

原来说的这个,唐谨言吁了口气,笑道:“这是顾全大局,我很理解。眼下的三星不能乱,而没有任何人能比李在镕适合接棒,如果你要争夺,那就真的会毁了三星。”

李富真点点头:“通过今天这么指挥一场,我也不是没好处至少能取得超出以往预期的东西并且有我在这里,无论是母亲还是在镕,谁也不能打你的主意。和往常相比,三星只会和你更亲密。”

这话又有了几分李富真的凌厉,可听在唐谨言和李允琳耳朵里却怎么听怎么诡异,面面相觑了好一阵子都不知道怎么接口,只好作势低头喝咖啡。

李富真又淡淡道:“说完这些,我们再来算算账。什么叫上了一个女儿就敢上第二个你想上谁”

“噗”唐谨言刚刚喝了一口咖啡,闻言全喷了出来,呛得差点去见李健熙。未完待续。

梅州十佳牛皮癣医院
全身肌肉酸痛吃什么药
中山男科专科医院
患上术后ED怎么用药
周口白癜风医院
甘肃白癜风医院哪家好